无限娱乐吧官网-专家–港区国安法-似照妖镜 照出乱港分子真实嘴脸

(原标题:“港区国安法”稳步推进 祸港头目现原形了)

图源:新华视点

海外网6月28日电 “港区国安法”立法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中,曾经气焰嚣张的祸港头目开启了“变脸”模式,有人与“港独”割席,有人想“金盆洗手”,有人慌乱潜逃……他们意识到,妖魔化相关立法的行为这次并没有忽悠到香港市民。专家在接受海外网采访时指出,“港区国安法”就像一面“照妖镜”,照出了反对派及乱港分子的真实嘴脸。经历了2019年的“修例风波”,香港社会已看清了在香港施行维护国家安全法的必要性及正当性。

香港治安会变好

“港区国安法”即将落地,普通香港市民是怎样看待相关立法的?香港屯门区前区议员甘文锋表示,他在街道上做相关立法的推广宣传时,很多居民都表示欢迎。在去年的“修例风波”中,一些暴力分子采用极端手段,让市民陷于黑暴阴云中,而随着草案的细节逐渐释出,街坊们感到越来越安心。有开餐厅的市民告诉他,如果香港街头治安变好,预期营销环境会得到极大改善。

南开大学法学院副教授、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则表示,普通市民总体上对立法持肯定态度,反而是香港一些法律界及反对派人士危言耸听地质疑立法“影响香港高度自治”,会“影响普通人的生活”,这种担忧反映了他们对“一国两制”实践的独特性及创造性缺少深刻认识,立法针对的只是特定主体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,可以说是“精确制导”。

甘文锋指出,立法对普通市民基本没有影响,草案主要针对的是四种罪:分裂国家罪、颠覆国家政权罪、恐怖活动罪、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,这与普通市民不相关。之前反对派也曾不遗余力地抹黑过“一地两检”,而具体实行过后,市民就发现反对派的危言耸听毫无道理,这次也是一样。

“涉港国安立法施行后,内地与香港之间的联系不会再被别有用心之人切割”,李晓兵说,香港社会有了一根写着底线思维的弦后,可以更好地巩固几个中心地位,发展高端服务及创客产业,避免成为一个不设防的城市。

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理事、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朱家健表示,“港区国安法”落实后,一些恐怖组织的“黑钱”无法再通过香港的银行网络流到香港,降低了安全威胁。投资者对香港会更有信心,资金及人才都会留在香港、流向香港。过去的“颜色革命”及“修例风波”让很多香港市民生活受到影响,很多人意识到,只有社会稳定安逸,生活才有保障,工作才能继续,企业才有利可图。

言论自由有边界

在相关立法工作推进工程中,有反对人士开始拿“言论自由”做“港独”分裂活动的挡箭牌。对此,甘文锋表示,“如果有一些反对派人士看完草案针对的四类行为后觉得自己的‘自由’受到影响,恰恰说明他们自动对号入座了,做的就是勾结外国势力以及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”。

他补充,相关立法不会影响香港的言论自由,但鼓吹“港独”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。举个例子,如果在街上公开煽动“港独”,或是提出分裂国家的计划,这就不单单是一种“讨论”,而是鼓吹的“行动”,并非用言论自由可以辩护的。

朱家健表示,自由都是有界限的,根据国家宪法及基本法,分裂国家就是一种刑事犯罪行为。他认为,立法对香港市民的言论、新闻、出版、结社、集会、游行、示威的自由都没有影响。

“公民必须对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负责”,李晓兵称,“港独”组织不明白自由的边界在哪里,对于那些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,一旦触碰法律底线,就必须承担责任。

立法护国家安全

面对此次立法,一些反对派议员及“乱港分子”照旧拿出“修例风波“中抹黑及妖魔化的那一套,但并没有得到香港市民的支持,近期黑暴行为也有所减少。朱家健认为,这有三个原因:一是黑暴分子的外来“黑金链”断了,缺乏行动资金;二是害怕自己受到“港区国安法”的制裁,三是乱港头目开始“切割”,黑暴分子成了“断头蛇”,难以行动。

这里不得不说说几名乱港头目了,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与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、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、“支联会”主席何俊仁并称为“祸港四人帮”。陈方安生近日突然宣布“退出政坛”,黎智英三次申请保释期间离港,均被法官拒绝;李柱铭更是频频“变脸”,此前一直妖魔化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他,竟表态支持立法,还与“港独”及“揽炒派”割席,甚至表示自己是“一国两制”坚定的捍卫者。

乱港头目此时作出“金盆洗手”及“变脸”的样子是有意图的,朱家健指出,陈方安生等人曾多次出国乞求外国政府制裁中国、干预香港事务,他们害怕这些行为被定义为“勾结”,因此赶紧停手,想在法庭上有求情及脱罪的理由。

甘文锋认为,这从侧面表现出立法对乱港头目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。但这些头目们在“自保”的同时,却把其他被煽动的年轻人当成“炮灰”,“港区国安法”成了一面“照妖镜”,照出反对派人士的真正嘴脸。

为避免年轻人沦为乱港分子的政治工具,专家们特别提到,必须向香港社会特别是年轻人宣介法案内容。李晓兵认为,“港区国安法”制定实施的过程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“普法”的过程,建议在各级学校设立涉及国安法的宣讲课程,让香港的社会各界深度理解香港回归之后的宪制秩序。他强调,“经历了2019年的‘修例风波’,香港市民看清了在香港施行维护国家安全法的必要性及正当性。”

李晓兵进一步指出,若没有相关立法,香港社会就缺少一根“定海神针”,立法对香港的管制有利,对“一国两制”实践的行稳致远有利,而且对中国和世界的交往有利。

“‘修例风波’之后,香港社会应思考未来要怎么走”,甘文锋也说,香港应更加积极地动起来,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机遇,配合整个国家的发展方向。

(海外网 杨佳)

本文来源:海外网 责任编辑:王牧青_NB1271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